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第897章 披毛戴角逞人言

      而且李哲也不是沒有憑恃,自己可也還藏著一枚金丹作為殺手锏呢,李哲還就不信了,憑借這驚鴻劍丸以及那《先天玄陽劍經》,難不成和那重傷的金丹境妖獸斗上一斗都是不敢?

    下首的郭銘原本以為道出那兇獸金丹境的修為,這位東華派的上師會有所退卻,但卻有些愕然的發現,

    此時這位上師仿佛有點……

    躍躍欲試?

    郭銘之前就查探過李哲的修為,雖然比之自己要高上不少,但也還在虛神境范圍之內,又怎會是那金丹境妖獸的對手呢?

    當即,郭銘就小心翼翼試探的說道:

    “上師,這妖獸兇威甚是不俗,不如回得門中,請得貴派一真傳弟子前來,想必能輕易拿下這妖獸!”

    東華派內門真傳弟子皆是金丹境修為起步,又有東華派高深功法和法寶秘籍在身,想來隨便拉出一個來對付些許金丹妖獸還是不成問題的,而且郭銘故意說是請的真傳弟子前來,而不是什么普通的金丹弟子,就是因為真傳弟子在東華派內地位尊崇,也不會得罪了這位上師。

    李哲聽了這郭銘的話,也是笑了笑說道;

    “那倒不必了,我正是內門真傳弟子之一,煙霞島主是也!”

    郭銘一聽李哲這話,當即就是一愣。

    若不是李哲方才拿出那《東華道決》,他都要懷疑李哲是不是從哪冒出來招搖撞騙的了。

    這誰人不知,東華派內門真傳弟子俱是天資過人之輩,此一代內門真傳弟子修為也都是金丹境以上,而李哲只不過是虛神境修為而已。

    但看李哲的樣子又不似作假,能夠拿出那東華道決來,肯定就是東華派弟子了,想來也沒有哪個東華派弟子敢冒充內門真傳弟子。

    李哲又說他是煙霞島主,這東華派中可是只有內門真傳弟子,才可占據那島嶼福地的啊!

    這般想著,郭銘不由得就是想起了前段時間流傳的沸沸揚揚的那個消息,有一虛神境修士通過了東華派的祖師試煉,入了東華門成了那內門真傳弟子。

    兩相結合下來,郭銘頓時就是心驚不已,難不成就是眼前這位?

    慌忙就再度見禮:

    “原來上師乃是那真傳弟子,失敬失敬!”

    東華派內門真傳弟子和普通弟子的區別那可就大了,由不得郭銘不慎重對待,想起自己之前那提議請得金丹境修為的真傳弟子之言可能已經是得罪了這位李上師,當即更懊悔不已:

    “既然上師乃是真傳弟子,想來那妖獸也不是上師對手!”

    李哲見他如此神態,心下也是了然,說道:

    “你也不必惶恐,我不過是虛神境修為,對上那金丹妖獸把握也是不大,不過也自有些憑恃就是,若真是斗不過,我也不會逞強,到時候必回得門中請得門中師兄,前來斬殺那妖獸便是。”

    郭家眾人聽得李哲這話,知道這位上師并不是那等逞能之人,心頭也是一松,再一想起這位上師仿佛還是一位劍修,想起那劍修斗戰之能,也難怪這位上師說有所憑恃了。

    就在眾人心頭松懈之時,忽的耳邊便是想起一聲震耳欲聾的妖獸吼聲。

    聽聲音來源,正是從定名城外傳來。

    郭家人對這吼聲俱是熟悉,郭銘面色就是一變,對上首的李哲說道:

    “上師,那兇獸又是來犯了!”

    李哲心中有所準備,點頭道:

    “待我前去會一會此獠!”

    說完,李哲便是直接出的郭府。

    驚鴻劍丸施展開來,扯出劍光,就是朝著定名城外掠去。

    郭銘等郭家眾人連忙就是架起遁光跟上。只是等他們出的郭府,李哲就已經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很快到達了定名城外了。

    劍修之遁速,又豈是他們能夠追的上的。

    等李哲抵達定名城外,瞳孔就是一縮,只見得城外幾十里處,一灰袍精壯漢子懸在云頭,渾身氣息強悍,就是面色有些慘白。

    李哲從這漢子的妖蠻氣息,就已經能夠判斷出他非是人修,乃是妖獸化形之士。

    妖獸若想靠自己化形,那便只能是達到金丹之境才能如意,顯然這精壯漢子便是那為禍定名城的兇獸了。

    立在云頭的精壯漢子顯然也發現了李哲,見他不過虛神圓滿之境,當即也是發出洪鐘一般的聲音道:

    “未曾想在這定名城中,還能遇見一個虛神圓滿之境修士,妙哉,入得我肚中也好助我早日恢復傷勢!”

    他言語之中已然將李哲視作了腹中之食。

    李哲聽了這話也是不惱,心頭暗道:

    “此獠果是受了傷,竟是要靠吞吃生靈和修士來恢復傷勢,今日我便要以你這金丹之境來一試我劍鋒之利!”

    念及至此,當即便喝到:

    “哼,區區披毛戴角之輩,不過化形之軀,也敢口出狂言,東華派李哲今日便叫你殞命與此!”

    李哲這話一下子就激怒了對面那灰袍精壯漢子。

    披毛戴角之輩這等詞句,對他們這些化形的妖獸來說乃是最大的羞辱,更何況李哲不過是一個虛神境修士而已,也敢如此羞辱他,當即怒極反笑道:

    “呵,小輩狂妄,別人怕你東華派的名頭,老爺我卻是不怕,既你敢口出狂言,今日便第一個叫你歸西!”

    說完,便是鼓動渾身法力,雙手一攝,便將腳下山頭之上的一塊千斤巨石給攝起,悍然朝著李哲投擲而來。

    李哲面色凝重,這便是金丹修士之威么?隨手便可攝起那千斤巨石用作攻擊之途,尋常修士若是被這巨石一砸,恐怕當下就得化成一團肉泥!

    那巨石來勢甚急,完全不似一千斤之物在空中飛行,好似是一極快的箭支一般,朝著李哲飛速射來。

    灰袍精壯漢子眸中也露出不屑之情,不過區區虛神境修為也敢和自己叫板,金丹境之威,可不是他們這些虛神境修士能夠想象的!

    只不過想象中李哲被砸成肉泥的景象并沒有出現。

    只見原本還立在原地的李哲身前銀光一閃,人影便已是消失不見,幾乎是瞬間就輕松遁出了那巨石的攻擊范圍。

    這巨石來勢雖急,但李哲現在修煉那《先天玄陽劍經》,極劍之道,有所小成,這點速度對于他來說還是太慢了,所以輕松躲過。

    巨石撲了個空,去勢不減的墜落在下方的地面,砸出一個深坑,濺起無數塵土飛揚。

    灰袍精壯漢子登時露出了凝重之色:

    “劍修!”

    即便是他也知道這劍修乃是人修之中最為難纏的一種存在,劍遁之術極快不說,根本難以擊中,此輩人修就算是修為稍低,也能纏的你根本沒脾氣。

    “好小輩,原來是有所憑恃,不過今日我便讓你知道金丹之境與虛神之境之間的差距,卻不是能夠輕易彌補的!”

    說完,便是渾身煞氣翻涌,只見那灰袍精壯漢子原本慘白的面色此刻變得潮紅起來,把嘴一張,一道煞氣便是朝著李哲攻來。

    李哲一見這煞光,頓時就是瞳孔一縮,他對此等煞光可不陌生。

    這分明就是金丹所發出的丹煞,李哲深知其威。

    就在李哲思慮的時候,不過眨眼之間,那丹煞已經來至跟前。

    李哲不敢怠慢,瞬間靈力涌動,極劍之道發揮道極致,腳下驚鴻瞬間加速,銀光一閃,堪堪躲過那兇廝以為必中的一擊。

    但即便事如此,李哲身上那卷云道袍之一角也被這丹煞給擦過,化作灰灰了。

    灰袍精壯漢子心頭驚詫莫名,這小輩怎么可能躲得過自己這必中的丹煞一擊?

    盛怒之下,心火引動那身上傷勢,面色一下子又是變得慘白起來,差點一口氣沒上來,長長的吸了一口冷氣才算是緩了過來。

    “可惡,要不是我身受重傷,你這小輩又豈能抵得過我金丹之威,早已是化作灰灰了!”

    李哲心頭也慶幸不已,看來自己還是有些小覷金丹境修士的神通了,若不是眼前這兇獠顯然身受重傷,就剛剛那一擊自己即便是有遁之術,恐怕還是難以躲過,下場恐怕不是太好。

    不過李哲既已摸清了這兇獠的底細,當即就不再猶豫,腳下劍光一閃,便朝著那灰袍精壯漢子攻去。

    那漢子見李哲還敢朝自己出手,心頭更是暴怒!

    他也不再小覷這等劍修攻伐之威,見李哲劍光攻來,當即便是想抬手格擋,以他金丹境之軀,想來擋下這小輩應不是問題。

    而李哲見他動作,嘴角便是往上一翹,心念一動便是輕喝一聲:

    “分!”

    那朝著灰袍精壯漢子攻去的驚鴻一瞬間便是分化出四道劍光,除一道照原定路線攻去之外,其余三道則是改換方向,朝著那兇獠頭頂,背后以及腹腔攻去。

    劍光這一瞬間的變化,讓這灰袍漢子駭然不已,想要做出應對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劍修又怎么會給他反應的時間?

    一時間,除了最前方的那道劍光被他格擋下來之外,其余三道劍光都直直的劈在他身軀之上,發出金鐵交擊之音。

    逍遙小仙農9
七星彩带连线走势图两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