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新文《愛有余溫,觸手可及》

      簡介

    在姐姐的訂婚宴上,和準姐夫兼前男友一起撞見老公出軌,出軌對象竟然是……

    附上試讀章節

    唐念逍來參加二姐和前男友的訂婚宴,卻意外發現了丈夫的jiān qing。

    此刻她正站在休息室的門口。

    “阿寬,你真的……真的沒有碰過那個女人嗎?”

    “當然沒有,就是……就是想碰也……也不敢啊!”

    “這么說,你……你還是想碰她了……”

    “好啦,專心點,都好久沒做了……”

    男女的喘息聲從屋里傳出,讓唐念逍紅了臉,更痛了心。

    原來結婚三年的丈夫根本就沒有什么厭女癥,他一抱她就嘔吐難受的樣子只是裝出來的。

    虧她一直安慰他,還到處打聽怎么才能治好這種病。

    “逍逍,你怎么站在這里?”

    愣神的當際,身后一聲溫柔的女聲響起。

    唐念逍回頭,便看見前男友邵巖,他摟著未婚妻,漆黑的雙眸正冷冷地盯著她。

    “我……”

    唐念逍頓時語塞,想到里面的二人,神情變的慌亂。

    邵巖自然察覺到屋里的異樣,冷著臉推開了休息室的門。

    唐念逍想阻止已來不及,房門推開,她看見了赤身滾在一處的二人,只看一眼,她就悲憤又痛心地轉身,逃也般地跑了。

    一口氣跑到地下停車場,正要上車逃離這里,突然胳膊一緊,她被人拉過了身子,直接被咚在了車身。

    “二……二姐夫……”

    唐念逍聲音發顫。

    “二姐夫?”

    邵巖冷哼一聲,眸光一寒,“逍逍,這么快就進入小姨子的角色了?這么快就忘記我這個前男友了?你果然夠絕情!”

    “我已經結婚,而你也跟我二姐訂婚了,以后……”

    唐念逍垂著頭,聲音小小的。

    “以后怎樣?想跟我劃清界限?”

    邵巖狠狠地捏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和自已對視。

    迎著他猩紅的雙眸,唐念逍的身子止不住地發顫,眼前的男人讓她感覺陌生和害怕。

    “我問你,我們的孩子呢!你果真狠心的把他打掉了?”

    邵巖低吼著,捏著她下巴的手用勁,“回答我!”

    這遲來的質問啊,為什么三年前他不問她這個問題!

    唐念逍疼的眼淚都出來了,顫聲道:“邵……邵巖,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我告訴你,這事永遠也過不去!”

    邵巖死死地瞪著她,眸光陰寒。

    他狠狠地甩開了唐念逍,轉身時突然冷嗤道:“當年拋棄我回國,就是為了和那樣的男人在一起,唐念逍,你根本就是在侮辱你自已!”

    腳步聲遠去,唐念逍的身子無力的順著車身滑下,已是淚流滿面。

    回到家時已經十二點,而家里燈火通明,從屋里傳出陣陣歡笑聲。

    “邵巖送我回來時還吻了我呢!”

    二姐唐汐笑的一臉燦爛幸福。

    “一個吻就讓你高興成這樣,看來你還沒有把他哄上床吧!”

    大姐唐琦不屑地扯了扯唇。

    唐汐立刻黑臉,正要和她吵,見唐念逍回來,瞪了她一眼不滿地道:“訂婚宴還沒結束你就跑了!別以為爸寵你,你就可以無法無天了!”

    想起在休息室看到的畫面,她又幸災樂禍的笑了:“許維寬不是那方面不行嗎,看來只是在你身上不行而已……”

    唐琦也勾著唇笑道:“三妹啊,要不要大姐我教你幾招御夫術啊?”

    “逍逍,上來!”

    三姐妹抬頭,便見父親唐永德站在二樓,臉色陰沉。

    唐琦和唐汐立刻噤了聲,看向唐念逍的眸光里帶著些許恨意。

    “是!”

    唐念逍輕聲應下,抬腳朝二樓走去。

    唐永德等她上來了,臉色瞬間變的緩和,柔聲道:“維寬的事,我已經知道了!是他對不起你!你就原諒他這一次吧!”

    唐念逍不可置信地瞪大了雙眸:“爸,你讓我原諒他?”

    唐永德蹙著眉,不以為意地道:“他只是犯了每個男人都會犯的錯而已,為什么不能原諒呢?再說,他去找女人,也是為了治病啊!”

    唐念逍使勁地搖著頭:“不是這樣的,爸,他根本就沒有病……”

    唐永德伸出手,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逍逍,女人要大度點,多跟你大姐學學,你大姐夫哪天不在外面鬼混,可你大姐說什么了嗎?”

    見唐念逍垂眸不語,他又接著勸,“逍逍,相比其他男人,維寬已經很收斂了,相信爸,給你選的男人不會有錯!當然,你要是看不慣,那我讓他不要再出去找女人了!”

    鼻子發酸,眼眶發熱,心里更是酸澀無邊,好半天,唐念逍才艱難地開口:

    “好,一切聽爸的!”

    她苦澀一笑,既然不能和心愛的男人在一起,那跟誰在一起都無所謂了。

    瞧著她落寞而去的身影,唐永德心頭一片澀然,他知道,她還愛著那個男人。

    唐念逍回到房間,許維寬忐忑不安地迎過去,小聲地道:“逍逍,我……對不起……”

    “爸已經跟我說過了,這件事,就這么算了吧!”

    唐念逍不想再跟他多說。

    她淡然的樣子讓許維寬多少有些受傷,雖然結婚三年她一直是這樣,但這次是他出軌啊,她居然連一句質問的話也沒有。

    許維寬還想再說什么,唐念逍已經不耐地攆人了:“我累了,你也回房吧!”

    新婚夜時,許維寬抱著唐念逍,吻還未落下,他就捂著嘴難受地跑去浴室嘔吐。

    從那天起兩人就是分房睡的,這在唐家早不是什么秘密。

    第二天一早唐念逍就去了公司。

    許維寬出軌一事讓她的心緒小小的波動了一下,回到公司,她又是那個漂亮又能干的總裁特助。

    唐琦和唐汐也在公司上班,但她們只是來公司打發時間,不會像唐念逍那么拼命。

    臨近中午,唐念逍去洗手間時,聽到了里面幾個女員工的八卦。

    “聽說昨天二小姐訂婚,許經理跟人tou qing,被三小姐當場捉住!”

    “他不是那方面不行嗎?他們結婚三年都沒同過房!”

    “許經理根本就不愛三小姐,又怎么會愿意碰她呢!”

    ……

    唐念逍靠在墻邊,雙手緊握成拳,臉色越發的蒼白。她才知道,原來她和許維寬的婚姻只是別人的談資,只是一個笑話!外面的人居然如此清楚他們夫妻的事。

    幾個女員工邊談邊往外走,唐念逍正想轉身跑開,卻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拉進了隔壁的男洗手間。

    “你……”

    唐念逍瞪大眸子緊張地盯著眼前的男人。

    他微扭著頭,側耳傾聽著外面的動靜。

    此刻他們身子相貼,他的五官在唐念逍的面前放大,兩道濃黑的眉,高挺的鼻,削薄的唇,棱角分明的冷俊面龐。

    他低垂著黑眸,長長的睫毛微顫。

    外面安靜了,他一抬眼,深邃漆黑的眸便和她盈盈的水眸相撞。

    唐念逍的心跳忽地漏跳了半拍,一如三年前初見他時的那種感覺。

    “她們說的是真的嗎?”

    薄唇輕啟,他低聲問。

    “不,我……我和阿寬的感情很好,我們……”

    她眼神微閃,她試圖掩飾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實。

    “是不是很好,我們試一下就知道!”

    邵巖瞇起黑眸,眸光移向了她的領口。

    剛剛入秋,天氣還有些炎熱,唐念逍穿的是v領t恤,邵巖能一眼望進她v領下的那條若隱若現。

    喉結不自覺地滾動,他伸出一只手摸向了她黑色的包臀裙。

    “別……不要!”

    唐念逍趕緊阻止了他,一把抓住了他那只不安份的手。

    她紅著臉,盈盈的水眸里漾著委屈。

    “真的不要嗎?”

    邵巖勾著唇,貼著她粉嫩的耳垂,“我想知道,你是不是還跟以前一樣緊!”

    耳朵癢癢的,唐念逍的俏臉更紅了,似要滴下血來。

    被未來的姐夫圈在洗手間里調戲,這算什么事!

    “逍逍,難道你不想嗎?”

    邵巖的一只手插入了唐念逍的長發里,緩緩地梳理著她的長發。

    唐念逍心頭一酸,曾經那些美好的夜晚,他也是這樣,一下又一下溫柔地梳理著她的長發。

    她終還是失控了,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嘴里喃喃著:“邵巖,我想你……”

    離開他的這三年,她沒有一天不想念他。

    終于再見他,他卻成了自已的準姐夫。

    邵巖的心明明因為她這句話,顫了一顫,可說出來的話卻是絕情的:“而我對你,只有恨!”

    他使勁地拿開了抱在他腰上的素手,“還有厭惡!你們唐家的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他冷冷地睨了她一眼,嫌惡地扯了扯唇,轉身迅速地離開。

    唐念逍從來沒有想到,曾經那個溫潤如玉的男人會如此羞辱她。

    他變了,她變了,他們都變了。

    踉蹌著從洗手間走出來,唐念逍正好看見唐汐挽著邵巖的胳膊走進電梯。

    邵巖中午來接唐汐吃飯,下午又會來接她下班。

    多么稱職的未婚夫啊。

    唐念逍凄然一笑。

    下午有一個重要會議要開,唐念逍顧不得吃午飯就準備會議,也是沒胃口吃。

    邵巖送唐汐回公司,經過會議室時,正好看見唐念逍在主持會議。她一手指著t講解著,聲音響亮而清脆,鎮定自若的樣子讓他有些失神。

    都說男人工作時是最帥氣的,而女人又何嘗不是呢。她站在那里的氣場也不輸男人。

    人前風光無限,而背后卻脆弱的如一頭小羔羊。

    兩頓飯沒吃,堅持著把會開完,回到辦公室,唐念逍已是胃痛如絞。

    她匆忙拉開辦公桌的抽屜,倒出藥瓶里的兩粒止疼藥就干咽了下去。

    這幾年因為作息和飲食都不規律,她得了很重的胃病,嚴重的時候直接住院。

    邵巖接唐汐下班,乘電梯時正巧碰到唐念逍。

    好在電梯里還有其他人,不至于那么尷尬。

    唐念逍的胃絞痛的厲害,她一只手扶著轎壁,大顆的汗珠從額上滾落,臉色也越來越蒼白。

    電梯門光滑如鏡,邵巖能清楚地看到唐念逍痛苦的異樣。

    在她痛的暈過去的時候,邵巖一傾身,一扶,她就倒在了他的懷里。

    唐念逍醒來時,病床邊坐著唐永德。

    他擰著眉,關切地問:“還疼嗎,好點了沒?”

    唐念逍蒼白著臉,無力地道:“好多了!”

    唐永德嘆了口氣,心疼地道:“逍逍,這么拼做什么呢,公司的事讓你二叔、三叔他們去處理就好了,你沒必要讓自已這么辛苦!”

    他后悔了,當初就不該同意她去公司。

    這幾年她就像瘋了一般拼命的工作,把自已累出了一身的病。

    生怕唐永德不讓自已再去公司,唐念逍有些激動地道:“爸,我喜歡工作,如果不工作,我不知道去干什么!”

    見她著急,唐永德連忙寬慰她:“你這么能干,我怎么會不讓你去公司呢,我只是不想看到你這么累!”

    唐念逍淺淺一笑:“我不覺得累,反而覺得很充實!”

    唐永德輕輕地拍了拍她的手背,一臉慈愛:“要注意身體,別把自已累垮了!”

    下一瞬,輕觸著她蒼白的臉頰,他的聲音又溫柔的發顫:“逍逍,你跟你媽,越來越像了!”

    這是近兩年,唐永德對她說的次數最多的話。可一問他,媽媽是誰,在哪里,他又含糊其辭地說不知道。

    唐念逍沒有猜到的是,唐永德這句話里還包含了另一層不可言說的意思。

    父女倆又聊了兩句,唐永德就離開了。

    他一走,許維寬就進來了。

    唐念逍淡淡瞟他一眼,扭過頭去不看他。

    “逍逍,你胃病又犯了,早上又沒吃飯吧?”

    許維寬緩緩地坐在了床邊的椅子上。

    唐念逍不作聲,懶的理他。

    許維寬頓覺很尷尬。

    忽然手機響起,他看了一眼來電,臉色有些慌亂,急匆匆地起身去了外面。

    過了一會兒,唐汐挽著邵巖的胳膊來到病房。

    她微笑著問唐念逍:“逍逍,好些了吧,我和邵巖給你捎了點粥!”

    說著就把手中的粥放在了床頭柜。

    唐念逍正要道謝,唐汐后面的話又讓她咽回了那句謝。

    “我們過來時正好看到阿寬和小孫,逍逍,他們一起來看你啊,你的肚量還真是……比大姐的還大呢!”

    唐汐的眼里是掩藏不住的諷刺。

    而邵巖暗黑的眸子里也是一片嘲諷。從進來時起,他就是一副不屑的表情。

    當時唐念逍在電梯里暈倒之后,他是扶住了她,卻是讓其他人送她來醫院的。

    而唐汐說的那個小孫,是公司的一個部門助理,也是和許維寬滾在一處的那個女人。

    唐念逍的臉色晦暗無邊,她早該明白,唐汐怎么會真心來看她呢,邵巖就更不可能了。

    唐汐正是看到許維寬帶著小孫來醫院,她才會想來這里看唐念逍笑話的。

    “謬贊了,咱們唐家的人,誰的肚量不是一個比一個大呢!當然,除了你媽!”

    唐念逍冷語反譏。

    “唐念逍!你一個私生女有什么資格說我媽!”

    唐汐氣恨地揚起了一只手想打她,但余光瞟到一旁的邵巖,她又強抑制住了怒氣,扭身拉著邵巖,黑著臉離開了。

    唐念逍是唐永德私生女的事不是一個秘密,她也很小就知道。

    因著這樣的關系,在唐家除了唐永德寵她,其他人都排斥她,她的兩個姐姐更是恨她。要不是唐念逍,她們的母親也不會因此發瘋。她們也不會從小就沒了母親,而父親把所有的愛都給了這個私生女。

    經過一夜的治療和休息之后,唐念逍的胃痛減輕了好多。

    她悄悄離開了醫院,打車來到一家偏遠的療養院。

    唐永德的妻子秦淑華瘋了,但唐永德沒有把她送去精神病院,秦家的人也不準。

    聽說當年,唐永德抱回私生女唐念逍,秦淑華因此大受刺激才會發瘋的。

    在一間病房前停下,唐念逍隔著門上的透明玻璃看著里面的女人。

    她穿著寬大的藍白條病號服,頭發凌亂,臉色晦暗,雙眸呆滯無光。她手里拿著一個臟兮兮的布娃娃,時而溫柔地輕撫它,時而發狠地捏掐它,嘴里還念念有詞。

    一扭頭,她看見了門外的唐念逍,頓時臉色大變,尖叫一聲,一把扔掉手中的布娃娃沖了過來。

    “賤人,狐貍精,勾引我老公,你不得好死,我要把你們母女倆都扔進海里喂魚!啊……賤人……”

    她透過那扇玻璃,狠狠地瞪著唐念逍,沖著唐念逍大罵著,雙手使勁地撓抓著那塊玻璃,樣子猙獰而恐怖。

    但唐念逍并沒有被嚇到,她已經習慣了,每次來,秦淑華都是這樣的激動。

    “你認識我母親對不對,告訴我,她是誰!”

    看著她發瘋,唐念逍臉色平靜。

    “賤人,你去死,你去死!”

    秦淑華的情緒更加激動了,大喊大叫著,把房門捶打的呯呯響,她朝唐念逍吐著唾沫,眼中的恨意似要把唐念逍給淹沒。

    療養院的人聽到這邊的動靜匆忙趕了過來。

    唐念逍讓開了一條路,他們打開門進去安撫秦淑華。

    正在發瘋的人哪里能安撫,又是一針鎮靜劑下去逼她消停。

    唐念逍站在門外,冷冷地看著秦淑華被幾個人拖過去,強按在床上打針。

    都說瘋瘋傻傻的人說的話是胡話,但唐念逍覺得,這種失了智的人說的話才是最真實的,有跡可尋的。

    就像心智不全的小孩兒,不會說謊騙人一樣。

    她經常來這里,就是為了刺激秦淑華,想從她嘴里打探出什么。

    記得第一次她來的時候,秦淑華看見她嚇的東躲西藏:“賤人……你……你不是死了嗎?”

    以后她再來,秦淑華就不再害怕了,反而辱罵她,就像現在這樣。

    而現在,她已經確定,秦淑華知道她母親的事。

    她還懷疑,母親死了,還是秦淑華造成的。

    “你很喜歡這樣玩弄人是不是?”

    身后一道戲謔的男聲響起,唐念逍的思緒一下子被拉了回來。

    “三年前你就玩弄了我!”5
七星彩带连线走势图两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