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醫妃逆天:廢柴大小姐》正文 第三千一百八十九章 吵架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云錦繡一擺手,林雅月連忙扶起云炎向外行去。

    然兩人身形剛要邁過院門,云錦繡便又開了口,“站住!”

    林雅月和云炎臉色陡然變了變,卻下意識的停了下來。

    云錦繡走到云炎面前,而后走到云炎面前,拿出一枚丹藥來,“此藥乃是我煉制的療傷圣藥,你吃了吧。”

    云炎已經疼的死去活來了,聞聽此話立刻搶了過去,一口吞進了肚子。

    隨著那丹藥入腹,云炎手臂的疼痛頓時減輕。

    他有些畏懼又憤恨的看了云錦繡一眼,然后咬牙道:“娘,我們走!”

    林雅月自也不想再停留,恨恨的看了云錦繡一眼,便抬步離開了。

    云錦繡站在院門處,眼底滑過一絲幽光,良久轉身回了院子。

    眾人的神色皆不太好,原本還很和諧的氣氛此刻卻變得有些僵硬。

    過了許久,慕容櫟才打破尷尬開口道:“錦繡,那小子在六界為非作歹,無法無天,現在居然如此色膽包天,給他一次機會,他就能改邪歸正了?”

    霧雨也忍不住道:“上梁不正下梁歪,那個林雅月就不是個好東西。”她本還想說,被夏沐掃了一眼,立時聲音低了下去。

    蕭如瑟也碰了慕容櫟一下,讓他不要再說了。

    許久,宮離澈方道:“夫人這么做有夫人的道理。”

    他抬手,拉了云錦繡的手,沒理會眾人,便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眾人面面相覷。

    宮馨不由道:“哥哥,我是不是闖禍了?”

    宮懿道:“馨兒,這種事情,不管何時你都要先學會保護自己,并及時告訴我們。”

    她在他身邊,一天天長大,也一天天明艷動人,總叫人難以放心。

    宮馨道:“我知道,你看我都把那云炎打成豬頭了。”

    霧雨道:“那若是遇到不是對手的呢?以后千萬別這么大意了,你若出了事,豈不是天下大亂了。”

    見霧雨無比嚴肅的樣子,宮馨吶吶道:“知道了小姨。”

    見大家心情不好,蕭如瑟打破尷尬笑道:“馨兒,你們抓的螢火蟲呢?快放出來看看。”

    蕭如瑟的話立刻將宮馨的心思引了過去。

    她連忙掏出小瓶子,將螢火蟲全放了出來。

    小院里的氣氛這才漸漸的緩和了。

    此刻。

    名醫宗會偏角。

    宮離澈將云錦繡一直拉到假山前才停了下來,一下將她的手松了。

    他背過身去,狐貍尾巴極端不爽的敲著地面,方才還幫她說話給足了她的顏面,一轉眼就直接用后腦勺對人了。

    云錦繡微微的頓了一下道:“你是氣我放過云炎?”

    一句話,頓時讓宮離澈轉過身來。

    他難得對她冷臉,一副氣到不能忍的模樣,“我無法理解。”

    云錦繡抿了下唇,聽他繼續說。

    宮離澈冷嘲一聲,“在你心里,云家旁支難道比女兒的名節還重要?”

    云錦繡依然不吭聲,繼續聽他說。

    “那云炎算什么東西,只因他先天魂火,與你沾親帶故,你便這般縱容他?你以為,你給他一次機會,他便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云錦繡微垂了下眼睫,目光看向黑漆漆的遠處。

    她同宮離澈鮮少吵架,即便偶爾拌嘴,也很快便和好。

    他這般氣急敗壞,還是第一次。

    “難道,姚菲若還不能成為前車之鑒?”

    宮離澈這話一說出來,心里便覺得說重了。

    對于她,他向來一句重話也不愿說的。

    云錦繡神色并不惱怒,只靜靜的聽他開口說完。

    過了一會,云錦繡才道:“正因為云炎是先天魂火,我才放了他。”

    她微抬起目光,靜聲道:“我也是直覺。”

    宮離澈看著她,眼底難掩失望,“僅是直覺?還是,走到今日的夫人,已經有能力散播你的仁慈!”

    云錦繡身形一定,那廂宮離澈卻已經拂袖走掉了。

    夜風有些涼。

    湖面寂靜無聲。

    云錦繡頓了片刻,然后在靠涼亭的地方坐了下來。

    她想起自己如今的種種,她救過許多事后看來不該救的人,也放了許多事后看來不該放掉的人。

    出發點,都是因一時的心軟。

    什么時候,她變得如此難斷舍離了?

    宮離澈或許說的不錯,今日的她,已經有足夠的能力兼濟天下,所以才會這般不計后果的散播仁慈嗎?

    還是,這一次,她又錯了?

    *

    深夜。

    宮離澈自床榻上坐起身。

    身側空空蕩蕩,周圍也是寂靜無聲。

    他站起身在房間內走了一圈,然后拉開房門。

    門外也都靜悄悄的,所有人都休息了。

    他頓了頓,然后關了房門,向外行去。

    步子還未邁出去,身后就傳來聲音,“錦繡沒回來嗎?”

    宮離澈回頭,是天澤。

    他神色冷淡,面無表情的開口。

    宮離澈未開口,天澤便又出了聲,“吵架了?”

    宮離澈神色古怪的看著他,“我們夫妻的事便不牢大哥掛心了。”

    天澤淡聲道:“我不關心你,只關心她。”

    宮離澈尾巴不爽的拍著地面,“所以呢?”

    天澤道:“我去抓云炎時發現,林雅月死了。“

    宮離澈微微的瞇起了眼睛,“云炎呢?”

    天澤看了一眼宮離澈,頓了一下道:“消失了。”

    “確定是消失?”

    天澤淡聲道:“林雅月身上有云炎的魂玉,從魂玉來看,他人活著……林雅月的死或許跟嬰靈有關。”

    他說著,將魂玉拿了出來,遞給了宮離澈,“或許,你們該讓夏沐查一查。”

    宮離澈看著那還亮著的魂玉,目光深了幾分,良久道:“算你有心。”

    天澤卻沒搭他的話,只擺擺手,走了,聲音遠遠的飄來,“既成事實的事,就沒必要再苛責了,否則,傷的也都是彼此的心。”

    宮離澈將魂玉收了,一閃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書房內亮著光,宮離澈出現在書房內,卻未看到云錦繡,只看到一旁打盹的小施。

    他走上前,踢了小施一腳,“會長呢?”

    小施一個激靈一下子回過神來,“會長……會長出去了嗎?”宮離澈卻未理他,只皺了下眉頭,身形一動便消失在了原地……

    </br>

    </br>
七星彩带连线走势图两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