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第九百零二章 難逃羅網

      第九百零二章難逃羅

    步允眼角余光掠過站在一旁的予恒,心中頓時有了主意,右手并掌,帶著強勁的掌風往林默拍去,后者抬掌應對,這原本沒有問題,在剛才打斗中,二人已經對掌過數次,拼的是各自內力。

    哪知步允突然在半空中轉身,拼著后背生受林默一掌,雖然被打得當場吐血,但他也得以借力往予恒襲去,這才是他真正的目標!

    予恒駭然失色,急忙想要后退,但已經來不及,脖頸被緊緊扣住,動彈不得,“再往前一步,我就殺了他!”

    林默被迫停下腳步,面色鐵青欲迸,“立刻放了齊王!”

    手指下溫熱的手感令步允心中大定,抹去嘴角的血漬冷聲道:“可以,不過得先讓齊王殿下送我一程。”

    林默寒聲道:“應天城內外都已經被重兵包圍,你走不了的。”

    “是嗎?”步允看了一眼旁邊的予恒,陰惻惻道:“那就只有請齊王殿下為我陪葬了!”說著,他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予恒掐得喘不過氣來,臉龐漲得通紅。

    “住手!”林默怕他傷了予恒,急忙喝止。

    步允眉眼間揚起得意之色,“不想他死的話,就立刻帶著你的人下山,一個都不許留,發現一個,我就剁他一根手指,十根相信也夠剁了。”

    林默面頰一陣抽搐,他身為神機營尊者、禁軍統領,何曾被人這樣威脅過,無奈予恒在對方手上,如果硬來的話,隨時會害他喪命。

    蕭若傲下落固然重要,但也不能為此賠上予恒的性命,陛下可就只有這么兩個兒子了,只能先放了他,然后再想辦法追捕,而且

    林默心念電轉,沉聲道:“你先放了殿下。”

    步允對他的話嗤之以鼻,輕蔑地道:“你以為自己有資本跟我計價還價嗎?全部退下!”

    僵持片刻,林默自牙縫中擠出一個字,“退!”

    在林默的命令下,神機營眾人緩緩往山下退去,在離去之前,林默趁步允不注意,悄悄朝予恒使了個眼色。

    看著一步步退下山的神機營眾人,步允暗自歡喜,此處山脈連綿,且樹木茂盛便于藏匿,只要遁入山林之中,別說區區十幾人,就算再多十倍百倍也休想找到自己。再者,山林里有不少下山小路,對普通人來說是險路,對他來說,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到時候就可以徹底擺脫神機營的追捕了。

    “沒人可以從神機營手里逃走!”步允正自得意間,耳邊響起微弱的聲音,正是予恒,他勉力從喉嚨里擠出一絲聲音。

    “是嗎?”步允用力拍著他的臉頰,冷笑道:“你放心,本座不止會全身而退,還會把你一并帶走。”

    “你食言!”予恒憤怒的說著。

    步允臉上的笑意更盛,湊到他耳邊一字一字道:“是又如何?”

    步允無疑是得意的,因為他不止從神機營手里逃走,還帶走了北周一個皇子,只要這個護身符在,北周就休想動他一根手指。

    “呯!”一聲突如其來的槍響嚇壞了停在樹梢的烏鴉,怪叫著撲棱翅膀飛向遠處,幾根黑色的羽毛自半空中徐徐落下。

    “啊!”步允神色痛苦地捂著右腿,在那里有一個碩大的血窟窿,正不斷往外冒血。

    “我說過,沒人能從神機營手里逃走,包括你!”予恒冷冷盯著半跪在地上的步允,手里拿著一枝還在冒青煙的火槍,與平常見到的火槍不同,這支火槍做得極是精巧,只比手掌略大一些,可以藏在袖中而不被發現。

    “我要殺了你!”步允又氣又痛,渾身不住發抖,他做夢也想不到予恒身上竟然藏了這么一枝火槍,以致于吃了大虧。

    他剛一動,右腿便傳來撕裂一般的痛楚,踉蹌著摔在地上,冷汗如漿水一般冒出來。

    原本已經退到山腰的神機營聽到槍響立刻趕了回來,將步允緊緊按在地上,動彈不得。

    “殿下,您怎么樣了?”林默看也不看步允,關切地問著予恒。

    “我沒事,就是脖子有些疼。”在予恒頸上殘留著幾個青紫的指印,都是步允剛才掐出來的。

    確定予恒沒有大礙后,林默松了一口氣,他知道予恒身上一直藏著一枝小火槍,剛才那個眼色就是讓予恒找準時間對付步允。

    這枝火槍是離開金陵前,慕千雪特意找能工巧匠打造出來的,給予恒防身所用。為了盡量壓縮槍管和機身,工匠改了一次又一次,花費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又損耗無數材料,方才打造出這么一枝可以藏在身上的火槍,如今終于派上了用場。

    林默掃了一眼被狼狽不堪的步允,冷聲道:“帶回去見張相,記得給他包扎一下傷口,別讓他死了。”

    這一路上,受傷的步允出現了驚人的變化,先是一頭黑發漸漸變白,接著皮膚開始失去彈性,變得皺紋叢生,猶如風干的老樹皮。

    等回到營地時,步允已經變成了一個六七十歲的垂垂老人,完全找不到之前那個俊美少年的痕跡,要不是這一路上都有無數雙眼睛緊緊盯著,絕不會相信這是同一個人。

    事實上,這才是步允真正的模樣,之前只是靠功法強行維持的假像罷了。

    在短暫的詫異過后,張啟凌也不廢話,開門見山地道:“蕭若傲在哪里?”

    步允半跪在地上,冷笑道:“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愚蠢!”

    東方澤不以為然地道:“張相何必與他廢話,直接用刑就是了。”

    張啟凌搖頭道:“沒用的,像他這樣的人,靠刑具是撬不開嘴的。”

    “還是你聰明一點。”步允目光陰沉地盯著東方澤,“別以為贏了這么一場仗就贏了,要不是本座大意,你們這會兒還在城外啃磚頭呢!”

    東方澤冷哼一聲,“大意也好,失策也罷,總之我們贏了,而你成了階下囚,還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步允很怕別人提他的模樣,急急將滿是皺紋的雙手縮進袖子里,半晌,他忽地低低笑了起來,“你們真以為自己贏定了嗎?”

    </br>

    </br>
七星彩带连线走势图两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