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第953章 寧愿爬墻累死,也不做宮女

      第953章寧愿爬墻累死,也不做宮女

    外宮宮墻上,一個小小身影正使著渾身的力氣,用力往上爬著。

    慕容茗好整以暇地看著像烏龜一樣掛在城墻上的人兒,戲謔地開口,“要不要幫忙?”

    “啊!”突然的聲響,讓唐紫芯嚇得瞬間從城墻上掉了下來。

    慕容茗皺眉,下意識地伸手接住了唐紫芯。

    “哎呦!我的小心臟啊!”唐紫芯一臉后怕地拍著自己的小心臟。

    “你沒事吧?”慕容茗關切地看著唐紫芯。

    唐紫芯回過神,無比嫌棄地瞥了眼慕容茗,“怎么又是你啊,你也太陰魂不散了吧?”

    真是走哪兒都能遇到的猿糞啊!

    慕容茗一頭黑線地瞪著唐紫芯,“你這個沒良心的女人,我又救了你誒。”

    他就多余救她。

    唐紫芯直接不客氣地一把將他推開,“誰要你救,要不是你,我就出去了。”

    她容易嘛,這么高的墻,她好不容易才爬到上面,結果這人一嗓子就給她吼下來了。

    慕容茗好笑地看她一眼,“你以為皇宮真這么好出嗎?”

    這才只是一道墻,這后面還不知道有多少道墻等著她呢,她連唐府的墻都爬不出,就別說這宮墻了。

    更何況這里里外外的侍衛這么多,要不是他提前打招呼,她以為她還有機會在這爬墻?

    唐紫芯看著幾人高的宮墻,瞬間頹然地一屁股坐到地上,“我怎么這么倒霉啊,好端端地竟然被賣進宮。”

    誰說古人純良的,這里也有人販子的好不好,她才出唐府兩天,還沒等她摸到城門,就被人販子拐了,拐了就拐了吧,好歹也帶她出去闖蕩闖蕩,結果那個死人販子竟然把她賣到宮里做宮女。

    這宮里是什么地方,那是吃人都不吐骨頭的地方,這鬼地方據說比地獄還可怕呢,她怎么能待,所以必須跑路,可是她跑了三天,一道宮墻還沒爬出去呢。

    唐紫芯直接四仰八叉地仰躺望天,真是老天都要亡她啊。

    慕容茗蹲到唐紫芯身邊,戲謔地看她一眼,“怎么樣,我就說你出不了皇城吧?”

    就她這點小聰明還想闖蕩江湖,被賣了還是輕的。

    唐紫芯看著幸災樂禍的慕容茗,突然坐起身,像小狗一樣瞪著他,“你說,是不是你把我弄進皇宮的?”

    慕容茗眸光閃爍,悄悄別過眼道:“我把你弄進皇宮干什么,氣我啊。”

    唐紫芯靈動的眼眸轉了轉,突然興奮地望著慕容茗,“你不是六皇子嗎?”

    慕容茗警惕地睨她一眼,每次這女人一有這個表情肯定沒好事。

    唐紫芯一下撲到慕容茗面前,激動地抓著他道:“你一定有辦法帶我出去的對不對,你放我出去吧。”

    唐紫芯賣可憐地癟著嘴眨巴眨巴眼睛,一副被遺棄的小狗模樣。

    慕容茗嘴角不自覺地抽了抽,“你還真是有事鐘無艷,無事夏迎春啊。”

    唐紫芯瞬間變臉,高抬著下巴,雙手叉腰,一副大姐大的模樣,“怎么樣,就說幫不幫吧?”

    慕容茗眼眸轉了轉,戲謔地揚眉道:“做我的宮女,伺候我一個月,我就帶你出去。”

    “一個月!”唐紫芯瞬間尖叫起來,憤怒地瞪眼:“你怎么不去死?”

    唐紫芯氣得眼睛通紅,不再理會慕容茗,轉身又去爬墻。

    “你干什么?”

    “我寧愿爬墻累死,也不做宮女。”唐紫芯頭也不回地道。

    慕容茗一頭黑線地瞪著唐紫芯,這個女人還真是……

    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慕容茗立刻上前拉住唐紫芯。

    唐紫芯不耐煩地皺眉,“你……”

    “有人來了。”

    慕容茗一把將唐紫芯拉下。

    “啊!”

    唐紫芯輕呼一聲,一下摔到慕容茗身上,嬌艷的唇瓣好巧不巧地正好對上了慕容茗的唇。

    柔軟的觸感,香甜的氣味,頓時讓慕容茗的呼吸一窒,這一瞬間,他覺得他的心像是要飛出來了一樣。

    唐紫芯也瞬間傻眼了,睜大眼睛愣愣地望著慕容茗,忘了反應。

    一陣巡查的侍衛走過,唐紫芯才臉色微紅地從慕容茗身上爬起來。

    慕容茗也抿著唇坐起身,一臉不自在的表情。

    兩人相對無言,竟有絲絲曖昧在飛揚。

    “咳……”唐紫芯尷尬地輕咳一聲,不情不愿地道:“算了,做宮女就做宮女,一個月就帶我出去啊。”

    這皇宮肯定是不能待的,既然自己沒辦法出去,那就只好靠慕容茗了,最起碼做他的宮女,總比做別人的宮女好啊,至少沒有生命危險。

    沒想到唐紫芯竟然真的答應了,慕容茗頓時一喜。

    “一言為定。”

    慕容茗伸出手想要跟唐紫芯擊掌,可是唐紫芯卻理也不理他,直接垂頭喪氣地走了。

    慕容茗看著唐紫芯那生無可戀的背影,笑得一臉邪魅。

    一直到亥時,宮里的燈會才結束。

    白貍他們和濮陽旭,上官銘那些人一起走出皇宮。

    在走出宮門時,白貍手里被塞了一張小紙條。

    白貍皺眉,抬眸看一眼濮陽冰薇,卻見她已經上了馬車。

    “怎么了?”墨北辰奇怪地看向白貍。

    白貍搖搖頭,也拉著墨北辰上了馬車。

    上了馬車,白貍就打開了那張紙條。

    墨北辰蹙眉,“這是她給你的?”

    “嗯。”

    白貍眉頭緊鎖,一臉困惑。

    另一邊,上官銘突然轉身對上官泉雅道:“你以后不要針對慕容雪菲了。”

    上官泉雅臉色一黑,冷笑道:“我看你是被那個狐貍精迷得神魂顛倒了。”

    上官泉雅說著又嘲諷地瞥了眼上官銘,“不過,她可不會看上你,她在學院的時候可是已經有一個相好了,今天那個人也在場呢。”

    沒想到那個冷易寒也到了紫霄,怕也是為了慕容雪菲吧。

    慕容雪菲,白貍兒,憑什么所有的男人都喜歡他們,簡直可惡!

    “是誰?”上官銘倏地皺眉,眼里瞬間閃過一抹嫉妒。

    “哼!”上官泉雅直接冷哼一聲,就上了馬車。

    上官銘黑沉著臉,眼眸微瞇道,“去查清楚。”

    “是。”上官銘身后的赤電輕應一聲,便閃身離開。

    </br>

    </br>
七星彩带连线走势图两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