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全書完》第444章 我不成仙 只為等你

      “火云烈陽說的,那個時代是怎么一回事?”葉凡知道火云烈陽說的,不是真相,現在只能聽神算老祖說了。

    “之前你已經知道,你是以封印天道第二重封印一直在輪回著,那個時代的圣父,正是第二重封印的一世輪回,火云說對了一半,卻錯了一半,在那個時代前一個時代,其實天道差點就破了封印出來,當時我們的老祖不得不將那個時代的修者練化成世界之力,加上輪回者當年的力量,才重新封印了天道。”神算門老祖道。

    “雖然結束了一個時代,但是天道還在,這天下還得有修仙者存在,所以老祖宗重新傳了道法給各族生靈,讓他們習得仙法,征得戰帝仙位,那場大戰其實與現在一樣,不過是老祖在收集世界之力罷了。”神算門老祖說到這里時,雖然死了無數修者,卻沒有半點的悔意。

    “為什么,她為什么能視生命如草芥,這算什么為了蒼生,我根本不能理解。”葉凡聽到為了封印天道,埋葬了一個時代的修者,不由大罵起來。

    “至少現在蒼生傳承到了現在,也沒有歸于渾沌,這就是成功的。”神算老祖道。

    “那那些神魔又是怎么一回事?”葉凡長吐一氣,忍著心中的盛火問。

    “每個時代,天道沖破第二重封印的化身,要是他當年奪了你的意識,你也會成為神魔之軀。”神算老祖道。

    “這些魔物與萬魔山魔尊封印的怪物有何區別?”葉凡問道。

    “無論是萬魔山還是屠仙海,還北域血海,那里都封印著每個時代失敗的第二重封印尸體。”神算老祖道。

    “那就是,我的前世肉身,被封在這些禁地里,而且那些神魔是我前世的肉身創造出來的。”葉凡疑惑地問道。

    “不錯。”讓葉凡可笑的,神算門竟然肯定了自已的說法。

    “那為何不毀了這些禁地?”葉凡怒問。

    “他們還有作用。”神算老祖對于這問題并沒有回。

    “有何作用?”葉凡再問。

    “憑你的力量,還不應該知道。”不過讓葉凡訝異的是,連最大的古史他都告訴了自已,這些封印神魔的地方卻沒有說是什么。

    “呵呵,那你為何帶我們來這里?”葉凡緊拉著東方欣茹,在這里,葉凡縱使有戰帝之力,但也不是那白影的對手,要知道那白影可是隨手能滅仙器戰帝的存在,生活了無數年歲。

    “嗡。”就在葉凡說完的時候,那原本遠在天邊的白影瞬間出現在幾人旁。

    “天道之力越來越大,你身為第二重封印,卻沒有歸位,世界之力我也只取得一半,已經快要鎮壓不住天道了,要想重新封印天道,只能讓你重新化作第二道封印了。”白影清脆的聲音很透人心神,但是語氣平淡的可怕,像一條生命的價值,在她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要是我不呢?”葉凡從不認為自已是第二重封印,怎么可能認命伏首。

    “不到你不愿意,而且,我相信你的妻子也愿意看到你這樣做。”那白影說完后,臉容漸漸的清晰了起來,當她的面容在葉凡前出現時,葉凡與東方欣茹卻是瞪大了雙眼。

    “欣茹。”葉凡看到白影倒吸一口涼氣,不過想到身邊拉著的才是真正的東方欣茹,不由大罵:“你身為仙尊,為何要耍這種小把戲。”

    東方欣茹也是身體發抖地站在一邊,似乎很害怕似的。

    “我原本就是這樣,無論從你出生,到各世輪回,我都一直有一縷化身伴著你左右,你身邊的她本就是我這一世的化身。”白影眼眸里清晰,望著葉凡兩人道。

    “不可能。”葉凡大喝一聲,將東方欣茹摟在了懷中,生怕那白影將她奪走似的。

    “雖然我與你前世情已了,但為了天下蒼生,我就將你與我的化身葬送在一起吧。”白影臉色平靜,與葉凡懷中的東方欣茹根本不是一種氣質。

    “嗡。”不過就在白影準備出手間,虛空一陣閃爍,一個身體高挑,面容驚世的紅衣女子站在了幾人中間。

    “尊者,讓我代替我哥哥吧。”紅衣女子面色毅然,但是她朱唇剛啟,葉凡卻是苦皺著眉頭。

    “你是?”葉凡望著紅衣女子的背影,滿是好奇。

    “哥哥,你忘了如煙了嗎?”紅衣女子回眸一笑,頓時間,葉凡腦海里如同被雷擊般,無數的往事從腦海中泛起。

    那一世,一處古林中,一個混身是血,手中握著一把短劍的十歲少年,懷中護著一個紅衣女孩,劍指著一個大漢道:“縱使我死,我也不會讓你傷害我妹妹。”

    那一世,一處清山綠亭,一個紅衣少女,手握白玉,對著面前的一個白衣少年高興地道:“哥哥,你看,我也修到元嬰期了,能與你共游四海了。”

    那一世,一處魔域,少年手中斷劍橫掃,為護紅衣少女斷了一臂:“哥哥,對不起,我不應該自大妄為,不應該賭氣來殺獄魔的。”

    而少年聽到她的話卻是淡然一笑:“沒事,我會護你。”

    那一世,一處仙臺上,一個男子手中靈劍斜指天蒼,將紅衣少女護在身后,傲然獨對眾修。

    “無虛,你妹妹修練魔道之法,還不乖乖將她交出來。”

    “有我無虛一天,絕不讓你等傷小煙分毫。”

    那一世,天下大亂,戰帝被滅,白影青年站在天蒼,看著滿天血云,回身看著紅衣少女邪然一笑:“小煙,我不能不走,蒼生需要我,相信我,我會回來的。”

    那一世,紅衣少女抱著男子冰冷的尸體,淚如泉涌,望著高天上的青銅棺道:“無論付出什么,我絕對要讓你擺脫這無限的痛苦輪回。”

    一話說完,化作道道靈紋消失在空中,飛向了九重之上的青銅血棺上。

    回憶完后。

    “呀呀。”葉凡頭痛欲裂:“小煙,依娜。”

    終于想起來了,這紅衣女子正是界皇,也是自已某一個輪回的妹妹。

    “界皇,我知道是你亂了我的法,在上個時代,把他的仙魂擊碎,沉睡在昆侖洞里,但是你卻錯了,憑你初界的力量,怎能壓得住天道,到最后,不過是將你初界所有的生命葬送罷了。”白影臉色平靜地道:“而且因為你的任性,已經把地球的生命滅絕了。”

    界皇臉色失神,似乎白影說的并沒有錯。

    “我明白錯了,我試圖將哥哥的元神分散,育養新的第二重封印,可是卻失敗了,也壓不住天道。”界皇臉色失落地道:“所以,就由我代替哥哥還這些罪過吧,用我仙魂鎮壓天道。”

    “你不夠資格。”白影一點都不含糊,根本不把界皇放在眼中。

    “我知道我不夠資格,但若是加上這些呢。”界皇說完后,手中一揮,兩具石棺從虛空中出現,一打開,里邊一股股大道之氣撲面而來。

    “這是我在初界育養的兩個世界之力,足以補回你這次沒取夠的的世界之力了吧。”界皇道。

    “世界之力雖補完,但是你的仙魂沒有渾沌之力,縱使歸位,也不過是像普通的仙者一樣,成為世界之力的一部份而已,第二重封印主魂不歸位,天道封印一天不成。”白影還是無悲無喜地道。

    “如果我有混沌之力呢。”不過讓人訝然的是,那界皇竟然說出這樣的話。

    “天道創生的我們七人才有混沌之力,你們不過是我們創生的,不可能修出混沌之力的。”白影道。

    “我是沒有,但它有。”界皇說完后,對著葉凡一指,突然間,在葉凡輪海里的七寶妙樹飛出,那九天神狐也是驚訝地從中睜開了雙眼。

    “七寶妙樹乃是生命之樹,是混沌世代第一枚承天道而生的物,比你們七大初始之命還要早,當中蘊含的混沌之力雖不多,但相信也足夠了。”界皇說完后,也不等九天神狐的反對,直接將神樹的靈力與神狐練化進了體里。

    到了此時,白影再也沒有說話了,而是靜靜地看著界皇,最后道:“那就歸位吧。”

    “多謝尊者。”界皇對著那白影重重地行了一禮。

    “不要。”不過一邊在受著痛苦的葉凡,捂著欲裂的腦袋喊道:“依娜,不要。”

    “哥哥,小煙終于等到你了,這次換哥哥等我了。”界皇說著的時候,眸眸中淚水大流,體內的仙魂之力不斷被抽出,直接涌向了高空上的青銅棺里,直到震動不已的青銅棺平靜下來,界皇才平靜地仰面倒下。

    不過在她倒下時,白影卻是一把將她接在了手中,看著她的尸首,眼里不知作何想法。

    “你恨我嗎?”最后她像是詢問一樣,問道葉凡。

    葉凡不知為什么,看到依娜仙魂消失,心中痛得很,現在聽到白影的話卻又恨不起來。

    “要是你回想起了過去,可曾記得,當年你對我說過,無論我作何事,你都不會怪我。”白影說完后,身體慢慢變虛,連帶著高空上的青銅棺也慢慢在消失:“我為她留了一縷神識,你尋一處沒天道影響的地方讓其滋養,也許萬千年過去,她會重新醒來。”

    一聲漂渺的話從空中傳來,葉凡將因壓力而沉睡過去的欣茹抱在懷中。來到靜靜漂浮在空中的界皇,看著這個紅衣女子,葉凡雖知他不是自已這一世的親人,但心下卻是痛苦不已。

    “雖然我不再是虛無,但你卻等他無盡歲月,放心,我一定會讓你回來的。”葉凡說完后,帶著界皇的尸體,一同消失在了上古戰場。

    “哎。”一旁的神算老祖長長一道,望著破敗的大地出神:“這種輪回,我還要看多少回。”

    說完后,身體也是化虛,最后消失在空中。

    邪皇證帝成功,但是卻一直都不出宗門,而天下的亂事也平靜了,各大宗門重新鎮作起來,進入百廢待興的時代。

    邪帝一千年后,萬仙宗的風頭一時無兩,在勾陣星里,大有第一宗門的趨勢。

    不過這一天,葉凡并不在勾陣星里,而是帶著數人,橫渡了虛空,來到一處荒廢的星球上。

    “這是九仙玉,小依娜你就睡在這里吧,我等你醒來的一天。”葉凡將由九塊仙玉重疊起的玉床放下,然后將懷中的界皇放在其上。

    仙玉重重,仙靈陣陣。界皇練化了七寶妙樹與九天神狐,讓她感覺有了獸族的氣息。

    葉凡站在星空上,對著下方一顆荒廢的星球揮手,頓時間,只有無盡黃沙碎石的荒廢星球,生長出了萬物,各大靈獸也演化而成,而他更把數塊精魄埋在了山脈中。讓這小星球靈氣充溢,不再是一片枯竭。

    “我為你創造了一個世界,不會受天道之力影響,你慢慢在這里養傷吧。”葉凡最后手中一揮,再次創造了一個小空間,這小空間里,花紅草綠,而那九塊仙玉也被他練成了一張玉床。

    “你就靜靜地睡吧,當有一天有人喚醒你了,我會把這里的仙路打開的。”葉凡靜靜地說,揮手將空間關閉了起來。接著他隨手向著星空一揮,頓時間天地大道轟鳴,葉凡將這小星用帝紋封印了起來,如同一個封閉的空中一樣,漂流在宇宙中。

    “帝祖,就讓我留下守護界皇吧。我會將這里建立成一個無仙之地的。而且我剛才感覺到,我覺得能在這里尋得消除體內魔氣契機。”莫問道一頭白發,自從得到了長生仙經第三重后,他一直在與魔氣斗爭,剛才葉凡截斷這方星宇的天地大道時,莫問道體內的魔氣竟然有一瞬間想消失。

    “你可想好,那個空間沒有天道至理,她一天不醒,一天都不能踏回修仙界。”葉凡看著他問道。

    “我明白的,但是我們這些被魔氣侵食的人,雖然有帝尊之法壓制,但卻從沒有消除過,也許這也是我們重生的一次仙緣。”莫問道臉色堅定地道。

    葉凡望著他一頭白發,最后點了點頭道:“好吧,你們一脈就由你帶領,入這星球,以守護界皇為命。”

    “承帝旨。”莫問道深深地拱手一禮道。

    葉凡說完后,手中一揮,將一虛門開在了空中,直接連接到了萬仙門。

    “赤峰一脈子弟,速來此處。”葉凡大喝一聲,只見萬仙門內,數百個滿頭白發的修者,一同涌向虛門,恭敬地來了葉凡面前。

    “爾等為界皇的蘇醒駐守此處。”葉凡大喝一聲,只把命令下了,當莫問道帶著一眾白發人消失在空中的時候,葉凡揮手將小星球沒在了宇宙中。

    “自此,此星辰名為地球,傳我邪帝之令,蒼天不死,黃天不老,界皇不活,仙路不開。”一聲大喝傳響后,葉凡消失在勾陣星上。

    邪皇證帝后,過了無數年,這一天,萬仙宗上仙威浩蕩,有人說邪帝要成仙了,可是這仙威盤纏了數年,沒有加強,反倒是漸漸減弱,有人說,邪帝因為俗事未了,不想飛升而去,而因何事能讓一人放棄成仙,眾修不得而知。

    但是勾陣各宗,皆知道,雖然邪帝不成仙,但萬仙宗已經成為了天下第一大宗,引得萬仙朝首。

    《全書完》

    </br>

    </br>
七星彩带连线走势图两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