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說網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輸入小說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AV拍攝指南 武道神帝葉辰 鬼醫鳳九

《古劍仙蹤》正文 第三百二十八章 六絕齊出

      墨夜的度很快,甫一出手便幻化出萬千劍光,七十二地煞的法相孕育于劍影之中,時隱時現。

    不同于紫騰的張揚霸道,墨夜的諸星伏魔經使用得暗柔詭譎,仿佛一把藏在鞘中,含而不的利劍,給予天河莫大的危機感。

    “地煞星動蠢材,你以為我會給你出第二劍的機會嗎”

    天河身上的道紋煥出璀璨無比的光芒,周身經文吟唱之聲宏大磅礴,軀體在剎那間變得高大魁梧,左耳穿蛇,腳踏雙龍,人面虎爪,身披白毛,手持斧鉞,最具攻擊性、穿透性的金神蓐收法相,瞬間與天河合二為一,手中斧鉞攜裹著開天真意,一往無前的斬擊過去。

    “鏘”

    斧芒以力劈華山之勢,橫掃一切,逼得墨夜不得不顯露出暗藏的真實殺招,這才擋住了斧芒的劈斬之勢。

    “噗”

    斧鉞雖被墨夜架住,可是斧刃上攜裹的劍道真意,卻沒有就此止步,依舊穿透了墨夜的阻擋,在他的肩胛上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血痕。這也就是墨夜的軀體,比尋常修士要強出數倍的緣故,否則剛才的那一斧就足以將他碎尸萬段。

    “不是只有你才有自己的劍道真意,今晚就讓你好好的品嘗一下,我蘊育已久,初具胚胎的劍意吧”

    天河的攻勢一經起,勢如洪流決堤,根本就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另一只大手五指曲收成印,攜裹著翻天真意,以雷霆萬鈞之勢朝著墨夜的腦袋蓋了下去。

    “想逃,沒那么容易”

    墨夜自然不會傻到以去印證翻天真意的恐怖,他剛想避其鋒芒,卻又驚覺周圍的時光再次變得緩慢無比,連帶著他的度也大打折扣。

    這,正是天河第三只手祭出的時宙真意

    “怕你不成”

    避無可避,墨夜心底的戾氣也被激了上來,身后貪狼仙根一閃即逝,快的融入他的軀體里,使他的身形變得更加高大魁梧,同時也讓他的雙眼充滿了狡詐和殘忍。

    他的實力比天河要高出一層境界,之所以會有先前的狼狽,完全是被天河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在他的認識里,天河的靈力幾近枯竭,已是強弩之末,不足為懼。可是天河只用少許的靈力,配合神道經文展現出的自身劍意,與所使劍法的完美融合,爆出來的詭異威力,讓他難以摸清天河的虛實。

    生性狡詐的他,在沒有摸清對手底細時是不會冒險以命相搏的,直至被天河逼得無路可退,他才將貪狼的兇殘一面,毫無保留的展現了出來。

    手中的劍芒一分為九,仿似蒼穹之中的九顆星辰,以貪狼為,狀如蒼龍橫空,正是諸星伏魔經中的九星行龍。

    “那就看誰先撐不住”

    天河的第四只手直接祭起無極劍法,以無極真意中的無始,迎向了墨夜的劍芒。同時第五只手依舊運轉無極劍法,以無聲無明,泯滅周圍的視線和聲音,為他第六只手使出的劍訣做出最好的藏匿。

    “鏘”

    雙方毫無花哨的撞擊到了一起,劍芒錚錚嗡鳴,如龍吟清亮高亢。

    墨夜的九星行龍,威力之大乎了天河的想象,哪怕他及時以翻天、無極、時宙三種絕學,三種劍法牽制抵擋,可是境界的絕對差距,依舊讓墨夜的劍芒勢如破竹的刺穿了天河的防御,破滅了他的金神蓐收法相,一劍刺在他的腹部上。

    也正是由于有三種絕學,三種劍招的阻擋,天河這才有時間避開丹田要害,否則此時早已淪為廢人。饒是如此,他的肚腹依舊被劍芒破開了一道大窟窿,隱約可以看見受傷的臟腑在微微的蠕動。

    “噗”

    血花飛濺之中,墨夜同樣不好受,無極劍道的無聲無明,在短時間內剝奪了墨夜的視覺和聽覺,讓他無法避開天河的第六劍:

    四象劍法,白虎嘯風

    劍芒凝練出來的白虎,兇猛異常的咬向墨夜的頭顱,生死攸關之際,墨夜憑借著對于死亡的敏感,避開了腦袋開花的下場,可是右肩依舊被咬掉了一大塊血肉,鮮血如泉噴涌而出。

    “你死定了”

    天河捂著腹部,快的往后倒退,身上的神道經文再次光,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之中,于眨眼間將偌大樹林的生機全部抽取了過來,源源不斷的匯入他的身體里。

    腳下的大地也生生不息的涌現出土黃色的靈力,補充著他受創的軀體,須臾間,他的傷口已經完好如初,除了臉色蒼白如紙,看不出有任何的異常。

    反而是墨夜,往口中丟了一顆大還丹,又往脖頸處抹了一蓬止血散,可是鮮血依舊如泉而涌,沒有絲毫停止的意思。

    “沒用的”

    天河勝券在握道:“白虎嘯風,乃是四象真意之中的秋之真意,既有豐收,也有肅殺。受了這一劍的人,除非我將侵入他體內的靈力拔出,否則傷口永遠不會愈合,生命也將如同成熟的碩果,落地腐爛”

    “你”

    墨夜幾番嘗試,想要驅除天河打入他體內的靈力,可惜沒有任何的作用,當他想要拉著天河一起陪葬時才現,自身由于流血過多,腦袋已經有些眩暈,此時就連站著都有些勉強。

    “別跟他死拼,不值得”

    眼見墨夜有性命之憂,血煞急忙擺脫了月恒等人的牽扯,一手搭在墨夜的肩膀上,以自身的控血神通,阻住墨夜的鮮血流逝。

    “走”

    在血煞眼里,哪怕所有的正道修士性命加在一起,也沒有墨夜的性命重要,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夾裹著墨夜,化為一陣血光飛遁而去。

    兩人的離開,頓時成了打破場中平衡的一塊砝碼,空出手來的月恒等人加入了對三教邪修的圍剿之中,頓時令局勢傾斜了過來。

    “你應該很清楚,你不是我的對手”

    一直沉默不語,與玉玄僵持著的黑衣人終于開口了。他說話的瞬間,三教邪修即刻退回到他身后。

    即便不愿,天河也只有走到玉玄身后,畢竟場中只有他的修為達到了第九層,也是唯一一個足以與黑衣人抗衡的人物。

    聽到黑衣人的話,天河心中咯噔一響,只覺像是掉進了無盡深淵里。無知才能無畏,修為越高的人,了解的就會越多,也就越不會口出狂言。若玉玄真的不是他的對手,以玉玄那貪生怕死的性格,接下來

    “你想怎樣”

    玉玄一開口,天河的身子便忍不住微微顫抖了起來。若玉玄開溜,此處那么多的修士,怕是都要成為甕中之鱉了。搞不好玉玄為了防止消息走漏,會幫著黑衣人一起進行滅口,那樣的畫面實在太殘忍,他不敢繼續想象下去。

    “你可以帶著兒子離開,這里的修士我另有用處”

    黑衣人緩緩的從懷中掏出一塊形如千手觀音的漆黑礦石,說話的聲音更是冷得如同地獄吹出一股的陰風。未完待續。
七星彩带连线走势图两元网